All Questions
Questions Per Page:
  • 35年编程史沉淀下来的8条宝贵经验 1. 时刻提醒自己:学习 学习某件事的第一步是承认你不知道。这听起来很正常,但经验丰富的程序员还记得要真正让自己承认这一点需要花多长时间。很多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学生毕业的时候,都有一种很傲慢的态度,就是“我知道最好的”,但其实这只是一种虚张声势,他们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自信,就好像他们什么都知道,并且需要向每一位新同事强烈的证明这一点。换句话说:你所谓的“我知道我在做什么!”这种态度会妨碍你学习新的东西。 2. 不要试图证明自己是正确的 要想成为优秀的人,你必须学会吃一堑长一智。但是千万小心,经验也可能教会我们重复一些不良行为,甚至也教会我们养成一些不好的习惯。我们都遇到过有8年经验的程序员。对于他们来说,同样的经历,重复了8次。为了避免这种综合症,看看你做的每一种事情,然后问自己:“我怎样才能让它变得更好?” 新手(以及很多经验丰富的开发人员)会看着他们自己写的代码,欣赏它的奇妙。他们编写测试来证明他们写的代码是可以运行的,而不是试图让它运行失败。真正优秀的程序员会积极地寻找他们的错误在哪里,因为他们知道最终用户会发现这些遗漏的bug。 3. “代码可以运行了”这个目标不是终点,而是起点 是的,你的第一步总是想写出质量很高的代码,而且代码上面都写满了注释。但是一般的程序员在这一点上就退出,然后继续下一件事。 但是一旦“完成”就停止了这种思想就像是拍一张快照,然后期待它是一件艺术品一样。伟大的程序员都知道第一次迭代只是一次迭代。它运行起来了,恭喜你!但你的工作还有很多。现在,使它变的更好。 其实这个过程就是在定义“更好”的含义。让它变得更快能有什么价值吗?可重用更高有什么好处吗?更可靠吗?答案随着每个应用程序的不同而不同,但是过程都是一样的。 4. 写三次代码 好的程序员目标是写出可以运行的软件就可以了。伟大的程序员写出来的软件目标是运行得非常好。通过一次编写这种情况几乎不可能发生。最好的软件通常被写三次: 首先,编写软件以向你自己(或客户)证明解决方案是可行的。其他人可能没有意识到这只是一个概念验证,但你确实这么做了。 第二次可以让它正常地运行。 第三次你能够让它平稳的运行。 当你看到最优秀的开发人员的工作时,这种级别的工作可能并不明显。他们所做的一切看起来都很出色,但你没有看到的是,即使是开发界的大腕儿,也可能在向其他人展示他们的软件之前就已经抛弃了第一个和第二个版本。抛弃之前的代码并开始编写另一个版本是一种强大的方式,可以将“更好地”融入到您的个人工作流程中。 …

    hq Asked on 2017年12月7日 in other.
    • 1064 views
    • 0 answers
    • 0 votes
  • 问答社区 Stack Overflow : subscribe to their weekly newsletter and any other topic which you find interesting Quora : A place to …

    chenyon Asked on 2017年8月1日 in other.
    • 2001 views
    • 0 answers
    • 0 votes
  • 《长谈》号称世界时间最长的电视访谈节目今晚终于开播了,听说现场有18台摄像机,配备4K分辨率,360°环轨,捕捉双罗对谈和幕后的每一个细节,在今晚一开始,就有很多文字版的内容出来了,我也第一时间扒到了文字精华版! 今晚是属于锤粉的,也可能是属于锤黑的。   4月7日晚8:30,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和得到App创始人罗振宇的《长谈》访谈记录片在深圳卫视和腾讯视频播出(但今晚深圳卫视突然宣布因节目调整改期播出,故今晚只在腾讯视频和腾讯新闻播出),全长4个小时,一直要播放到凌晨1点左右(有没有春晚的感觉,还跨夜呢)。   而这其实是两个老男人9个小时长谈的剪辑版——这次对话录制于3月19日,录制当天,无论是锤子还是罗辑思维的工作人员都在朋友圈感叹两个胖子太能聊了。而作为看客,不禁对他们的嗓子和膀胱感到焦虑。   这次对话的规则非常有意思,叫“让我把话说完”,只要罗永浩觉得意犹未尽,只要罗振宇心中还存有一丝疑问,这个对话就会进行下去,然后就有了9个小时的深聊,“如胶似漆”已经不足以形容。   之所以选择罗永浩,自然是这位德艺双馨的人民艺术家在过去多年积累的彪悍人气,以及他在创办锤子科技后给整个中国科技、互联网圈带来的话题性,可能还因为他是个胖子。 再把时间的长度略微拉长那么一点点,无论是日前罗永浩参加的陌陌直播,还是本次的双罗长谈,都可能是为了给即将到来的——传闻是4月20日左右——锤子新品发布会造势,并势必会在可见的未来两周给外界留出足够的时间来讨论。 今晚之后,关于这场长谈,市面上会有两类新闻稿,一类锤子,一类得到。   罗振宇评价罗永浩:“在这个创业时代,罗永浩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样本,因为他的身上集中了太多的极端——关于他的创业,有人极端看好,但也伴随着极端的质疑;他的性格有一些极端,进入的又是一个极端竞争的行当。而大家看到的都是他在舞台上在讲PPT一两句话,抽象成一些符号进行传播。所以,需要提供更多的维度来观察。” 《长谈》涉及到罗永浩创业过程中很多不为人知的细节——至少没有被公开报道过,正如前段时间罗永浩在微博问答上首次透露:“在锤子科技成立的初期,因为缺人缺钱缺资源,我们是着实花了些精力去制造传播性话题的。记得那时候差不多要每周七天,每天四五个小时泡在微博上(写段子)。”   罗永浩发挥了他一贯的语言天赋,风趣幽默,虎嗅刚刚拿到了锤子科技给的双罗长谈的精华版,大概有1万字,可惜,只有罗永浩,没有罗振宇。对此,我同事评价道:“这一万字内容还不如两篇罗的微博问答有效,这是个很好的案例,人类是怎么把信息效率搞差的。” 以下是精华版全部内容:   彪悍、情怀……很多标签都与我无关 …

    chuizhi Asked on 2017年4月28日 in other.
    • 1158 views
    • 0 answers
    • 0 votes
  • 简评:「人工智能入门」系列的第一篇,讲解了 AI 、机器学习、深度学习是怎么回事,他们之间的关系,常见的 AI 算法等知识。当有人问你这些概念的时候,你可以通熟易懂地讲解。 本文知识点(想省事就不用往下了): 人工智能(AI)、机器学习(ML)、深度学习(DL)的关系如下,DL ⊆ ML ⊆ AI。 人工智能比喻成的孩子大脑,而机器学习就是让孩子去掌握认知能力的过程,而深度学习是这过程中很有效率的一种教学体系。 人工智能是目的,是结果;深度学习、机器学习是方法,是工具。 人工智能的概念是在 1955 年提出的;机器学习概念是 1990 年提出的;深度学习概念是 2010 年提出的。 …

    databig Asked on 2017年1月22日 in other.
    • 1221 views
    • 0 answers
    • 0 votes
  • 字数1714 阅读134 评论8 喜欢6 专注广告传媒必备技能·做原创·精致的全职匠人 其实说道公众号运营,道道真的还蛮多的 今天说两个马上能用得上的 首先是昨天收的到的资讯: 微信官方平台汇报十月份有38609篇文章判定违规,涉及到公众号16010个 可能大部分人觉得这个数值还好,但是换算一下发现,这些帐号平均算下来,违规次数就是2次以上,按照官方规定:公众号违规第二次封一周,第三次封号两周,继续违规则很有可能被封号。所以我接下来讲的内容就是,为了不作死,这两个禁忌一定要注意 OK 目录的话: 1. 关于推文的问题 2. 公众号做活动的禁忌 话说猛地一下感觉这个标题像18X…… 很多公众号都会转载一些爆文,黑马文,大编辑文章等等,附带个人前缀 比如:不转不是中国人、看过的人都说好诸如此类 首先这种微信官方之前已经惩罚过很多了,这种过分引导官方明确禁止,另外有些爆文的内容不实,或者恶意中伤某些地区和国家等的,上个月有几篇文章是这种: …

    dull Asked on 2016年11月15日 in other.
    • 1186 views
    • 0 answers
    • 0 votes
  • 80后天才程序员身价上亿却被说太丑,半年内他逆袭成男神 空格订阅号 2016-10-08 12:31 有一类人很可怕——能瘦下来的人,因为他们能管住自己的嘴。 火锅、麻辣香锅、小龙虾、烧烤、兔头、生鱼片……好吃的这么多,光听名字就要流口水了,放在眼前,还怎么忍得住? 所以有人说,每一个胖子都是一支潜力股,释放出来的洪荒之力自己都害怕。 所以,今天要讲的是一个IT男瘦身逆袭的故事… 没错~就是中间这个 一眼看上去油腻腻的胖纸 他叫Kenneth Retiz 88年出生的他在代码界属于“大牛般的存在” 他是“云服务鼻祖”之称Heroku的总架构师 身价更是高达几个亿 GitHub上他写的“Requests” 是现在世界上最流行的Python第三方开源库 1.6万名来自世界各地的程序猿都收藏了这个库 现在他还是GitHub上排名前五的热门人物 当之无愧的“代码界级网红” …

    liujk88 Asked on 2016年10月9日 in other.
    • 1407 views
    • 0 answers
    • 0 votes
  • 今日头条合作头条号 编码之妙2016-09-14 15:19 华为联想中兴百度阿里腾讯的程序员看过来,可能与你有关。 近日,全球权威媒体证实,全球最好的程序员是中国程序员。那么,中国最好的程序员在那个省呢。下面,我们就来探讨下,中国最牛的程序员都分布在那个省。 如果你对本文所列数据不满,请到文章最后为你所在的省份投上宝贵的一票 湖北省:湖北人可能是全世界最会写代码的人了,白道有周鸿祎雷军,黑道有能猫烧香。除这些一线湖北籍大码农外,还活跃着一批有影响的互联网精英,如人人公司CEO陈一舟(微博)、完美世界创始人池宇峰、一号店董事长于刚,另外,神一般的打工皇帝李一男张小龙也有湖北基因。 湖北码农数量之大,水平之高,可能是全国之最,无论是那个公司,总有几个湖北大牛在撑着场面。这个能是和湖北伢的高考水平直接挂钩的,毕竟,智商最高的学生都写代码去了。 但是,在当今的互联网版图中,并没有湖北省。湖北省空有最牛最多的程序员,空有一手好牌却打烂了,软件产业一坨屎。 北京:如果按籍贯来算,北京的程序员的数量为0,还没有料料反映土著的北京人在做程序员,如果按户口所在地来算,北京的程序员数量可能排到全国三四名,牛逼程度至少能进前三。但是,生活工作在北京管界内的程序员数据,却是全国第一,应该超过中国程序员总数的50%,超过上广深三地的程序员总和,毫无疑问,牛逼程度也是遥遥领先。 北京的问题是,北京最牛的程序员却没有北京户口。 广东:中国这个最发达的省名不虚传,他有着数量不小的程序员,而且这些程序员的苦逼指数和收入可能是中国排名第一的。广东的程序员大多集中在电子行业,所以,广东的程序员也是中国硬件功底最好的程序员。 上海:上海应该有着数量不小的程序员,但上海的程序员做什么去了,圪今为止,没有结论。因为上海实在是找不出来牛逼的软件公司。 江浙:江浙人不擅长写程序,他们有另一种更牛逼的技能,那就是数钱,因为这项特殊的技能,江浙人做成了史上最强的互联网公司。 东北:东北也有代码写得好的,而且数量也不少,如今,越来越多的东北人不演二人转而改行写代码了。说起来,也实在悲哀,二人转可以一项多么有前途的事业呀。 河北:河北被北京欺负了这么多牛,河北程序员的特点说是老实。另一个特点说是顾家。因为河北的程序员经常白天来北京写代码,晚上回河北睡觉。但今年来,有研究表明,这些晚上回河北睡觉的程序员也不完全是河北人,其具体原明不明,ZF一直不愿公开真相。 四川:无川不成镇,四川人遍布世界各地,除了农民工,近年来也增加了一些高端人才,就是写代码的。而且,近年来,成都发力,各大互联网公司都愿意在成都建一个研发中心。研究表明,成都的女孩最漂亮,而程序员大多找不到对像,研发中心移师成都,主要是为了解决程序员的生理需求,这可是比涨工资还吸引人才的福利。 湖南:湖南人太能吃辣椒了,以致于人们忘了湖南人还会写代码。其实,前文提到的李一男和微信的张小龙,其实是湖南人。 安微:安微人好像没有老老实实写代码的,IT界的安微人,都在高层做管理。安微人都是老板。 此外:还有山东内蒙江西等各省,也有数量不少的牛逼程序员。 …

    aliyunwang Asked on 2016年9月14日 in other.
    • 1427 views
    • 0 answers
    • 0 votes
  • 微信号:androidhead 邮箱:linuxdriver@qq.com 软文,每一千个推荐100元。一个阅读2元。 广告:每一千个展示10元,一个点击2元。 20万包月。 撰写软文:1万/千字。 专发技术类软文广告,专为初创企业服务,融资好推手。

    编码之妙 Asked on 2016年9月13日 in other.
    • 1314 views
    • 0 answers
    • 0 votes
  • 昨日,夜游清华,刚出校门,突降大雨,电闪雷鸣,我躲进一烧烤摊,吃烧的人跑了个精光。只有两个40多岁的中年男人还在边吃边喝,一个说佐料让雨给淋了可惜,另一个说那也不把把肉给扔了呀,这么贵不吃完才可惜。 雨一时半刻还停不了,见他们都是有趣之人,我们就聊了起来。 不聊不知道,真人不露相,原来他们一个是国内顶尖大学的高能物理博士后,一个也是全球一流大学的天体物理学博士后。和高人相谈,不能聊俗的,我们就聊起来宇宙的过去和末来。 英雄惜英雄,关心宇宙命运的三个人终于聚在了一起。两博士扫了扫桌上的烤肉残渣,摊开了一份PPT. 首先,我们聊起了外星人这个话题。一致认为,在宇宙中,生命是件稀松平常的事。但为什么没有外星人被发理呢。这就不得不提起费米悖论: 费米悖论(Fermi paradox,又称费米谬论)阐述的是对地外文明存在性的过高估计和缺少相关证据之间的矛盾。对这个话题更加具体的探讨最早出现在1975年麦克·哈特的文章中,有时也被叫做麦克·哈特悖论。 所以费米悖论讲述的是有关尺度和概率的论点和稀缺的证据之间的矛盾,即宇宙显著的尺度和年龄意味着高等地外文明应该存在。 下面利用两个个非常精良的油管视频来展开费米悖论,各位读者请先收藏或转发再慢慢看。因为,实在是太长了。 费米悖论(简介): 可观测宇宙的直径大约有900亿光年。至少有1000亿个星系,每个星系拥有大概1000亿到10000亿颗恒星。 行星是非常普遍的。我们的宇宙中可能有上万亿的适宜居住的行星。 这意味着生命存在和发展的机会很大,各位亲,你们在那里呀? 即使有其他星系存在外星文明,我们完全没有办法知道他们的存在。据我所知,银河系和近邻星团被称为“本星系群”(the local group),所有在这之外的星系我们基本上永远不会接触到,这是因为我们的宇宙在膨胀。 – 即使有光速飞船,说起来也要花好几亿年的时间才能穿过宇宙中最空旷的地方到达本星系群之外的星系。 那就来看看银河系,银河系是我们的家园,它包含了多达4千亿颗恒星。整个可观测宇宙的恒星数量之多,大约是地球上的每一粒沙子可以对应其中的一万颗恒星。 在银河系中,大约有200亿颗跟太阳相似的恒星。估算表明这些恒星中有五分之一有处在宜居带的类地行星。宜居带就是恒星周围适合生命存在的轨道区域。 …

    编码之妙 Asked on 2016年9月11日 in other.
    • 1416 views
    • 0 answers
    • 0 votes
  • 今天来说说一位女青年的老公以及他们的事儿。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十一年前我和程序猿第一次见面,还是大一军训期间。我甚至不确定程序猿是否记得那是第一次见面。当时不小心装伪文艺参加了吉他社,想借一本吉他入门书,然后同在吉他社热心的海哥说他一同学有,就带着我去拿书了。于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了,我只看见一个对着电脑,佝偻着背的背影……严重怀疑程序猿根本没抬头看一眼那个已经晒得像反转熊猫一样的妹子,因为他递过来书以后,又迅速投入到了电脑的怀抱,相对应的,我也不记得他长什么样了。 我从来没有读懂过这个上天用那个背影给我的预警,于是堕入了一生的深渊。 当时的我对计算机、程序猿当时一无所知,只知道这些计算机系的,天然呆居多,玩游戏,不学习,民工气质愈演愈烈,穿着黄色民工拖鞋上课,在食堂和民工大哥们一起吃饭,头发不洗戴帽子遮,没衣服穿了从脏衣服堆里找,喝水的杯子长时间没刷竟然被蜜蜂筑了巢,天天拆别人电脑、烧别人电脑CPU或者对着电脑研究大便(debian)或者聚众看片儿.. 即使程序猿后来文艺了一把还加入了一个乐队,当贝屎手,还是乐队里面最天然呆的,只会低头猛弹,不像主唱和吉他风骚。 经过初步了解,配电脑、修电脑、装系统等都可以找程序猿来干。而且程序猿不会油嘴滑舌的。很多妹子也都这么想的,于是大学四年,程序猿钻了不少次各种妹子宿舍,一去就一下午,他说装系统太慢,我暂且就信了吧。 程序猿大四差点没毕业,挂科十几门,从基础课的英语、高数、大物,到专业课的图形学什么的无一幸免,还好最后万分惊险,侥幸过关了。 我问他:你不是喜欢学计算机吗?怎么还学成一坨渣。他说:那些用过时教材的老师才教的是一坨渣。 事实证明,他是对的。我觉得有点莫名其妙,没见过他学习,原来也会写代码啊,还帮别人写了毕业论文,毕业了还顺利找到了工作。 关于毕业后的去向,程序猿是这么说的:国内也就北上广深还有点IT产业,你选个地方吧。我说:那就北京吧。这么着,我们就来帝都了。 七年前在北京,我们的第一份工作,程序猿的起薪还只有2500RMB,我找了份出版社的工作,起薪也是2500RMB。 刚开始工作的两年,在我记忆中是程序猿最最累的时候。两年时间,几乎没有休息过,周一至周五晚上加班到10点、11点以后才回来,甚至更晚或者通宵。周六日白天去公司加班。那时候还在做手机移植。人年轻,通宵一下还能扛得住,通宵后第二天还能继续上班。现在偶尔程序猿也会通宵发版,但是第二天几乎要休息大半天,不服年龄不行。 从大学的时候天天腻歪在一起到后来要适应等待程序猿加班的日子,习惯需要一个过程,也有始终习惯不了的,像我。直到现在,如果程序猿加班很晚回来,我都没有办法睡觉,一定要他回来才能睡,所以身体也跟着一起熬差了。 在北京工作了4年,我俩才考虑结婚,此时他已经换了一次工作,到了一家创业公司,开始做iOS。我比较佩服程序猿的一点在于他对行业发展还是比较敏感的,当时学习iOS就是个例证,以及自己没事儿吹牛说起大学就预测出微博类的产品会火,比特币刚出来几乎还没什么人知道的时候还挖了两天矿等等。但是不知此人是否天生命里没有横财,所以还只是勤勤恳恳打工过日子。 新换到创业公司也成了技术负责人,加班没那么猛了,但是也难看到出路,公司的风格很难改变,所以最后没有相信公司给出硕大的饼。我说如果公司真上市了,所有的期权加起来要上3000w? 程序猿很平静地说,放心吧,上不了市。 当时公司目标3年还是5年上市,忘记了,反正至今也没上市。 后来程序猿又经过人介绍来到现在的公司,也算国内比较大的公司了,于是又拼命了一段时间,疯狂地加班,后来还算好一些。 七年,从一个年轻小伙熬成了大叔,体重从55kg变成了75kg,从天然呆的码农到在大公司的小经理。非常符合程序猿成长路线。不知是喜是忧。 既然已经嫁给程序猿这么多年了,虽然至今仍然是小白一枚,但是也能总结几点: …

    nick Asked on 2016年9月10日 in other.
    • 1108 views
    • 0 answers
    • 0 votes